吉林在线首页

当前位置吉林在线 > 房产 > 正文
分享到: 0

山东一村支书花钱雇400村民 向钉子户下跪

吉林在线 来源: 天津新闻网 2013-08-15 17:42  浏览次数:83

钉子户指称“村支书花钱雇来村民下跪”,村民每人200元钱、一箱子鸡蛋。

钉子户指称“村支书花钱雇来村民下跪”,村民每人200元钱、一箱子鸡蛋。

于普顺介绍被骚扰的情况。他拒绝了村里提出的补偿条件,拆迁陷入了僵局

于普顺介绍被骚扰的情况。他拒绝了村里提出的补偿条件,拆迁陷入了僵局

山东潍坊400村民向“钉子户”下跪事件背后———

偏凉子村位于山东省潍坊市向阳路的最北端,500多名村民95%以上都姓于。据家谱记载,其始祖“自明洪武二年来移居,潍北六七里建居”,该村已有650余年历史。

由于城市快速发展,2011年,偏凉子村启动了城中村改造工程,110多户村民房屋拆成废墟,剩余的30多户因赔偿条件谈不拢未拆。两年来谈判一直在进行,至今年5月初只剩下4户村民。5月9日清晨,数百村民聚集“钉子户”于普顺家门口,村支书及部分村民下跪求其拆房。

此视频后流传于网络,引发社会关注。“钉子户”指责下跪是“逼迁连环计”,但已拆迁的绝大部分村民与“钉子户”之间矛盾愈发尖锐亦是不争的事实。在无法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的情况下,农村集体土地拆迁已陷入救济困局。

下跪

通知说每个村民发200元钱、一箱子鸡蛋,这样村民才来现场

网上传播的“下跪视频”中,数百人冒着小雨,一男子挥着手说:任何人下跪,需要磕头的给他磕头,必须磕头,不论大小,不丢人……随后靠前的十多人下跪,但后面更多人站立。

另一个由“新浪拍客”发布的视频中,“钉子户”之一于明正指称“村支书花钱雇来村民下跪”,村民每人200元钱、一箱子鸡蛋。5月30日、31日记者均没找到于明正,知情村民称,于明正已拿到了206万元的拆迁补偿,不再是“钉子户”了。

首当其冲的其实是于普顺,当天下跪的地方就在他家门前。

“这是阴谋诡计!全都是安排好的,村民是花钱雇来的。”5月30日,76岁的于普顺气得发抖。他指点着视频说,跪在最前面的是村支书于茂源,其他下跪者除村党委成员、村委成员、村民代表和小组长外,还有村支书岳父母等亲戚。“大部分村民没有下跪,视频中指挥下跪的是村委成员于光之。通知说每个村民发200元钱、一箱子鸡蛋,这样村民才来现场。”

在4个“钉子户”中,于普顺的态度最为“坚定”,已经记不清和村两委(党委、村委)人员谈过多少次拆迁赔偿条件,但始终没有达成一致意见。“被下跪”的那天,于普顺见村民迅速聚集而来,拒绝参加会议的他出门到100多米外公路上,几个村委会成员拦住让他回现场,推搡中于普顺昏了过去,在医院住了半个月。

于普顺拿出医院病历本说,那天自己血压到了220/150,差一点脑出血,昏迷了半个多小时。

“现场有婚庆公司的人负责摄像,有人带头组织下跪,还把铲车开到了门前,有人盯守我父亲,只要村民下跪我父亲扛不住了,现场就动手拆房,事后再将视频上电视、上网,明显是环环相扣的诡计。”于普顺的二儿子于美源认为,这是在逼迁。

有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,当时只有几十个人下跪,没有他。前面跪下的都是村委会、党委会成员、村支书的亲戚等人,不少人半蹲着。78岁的于福林也说,他没有跪下,听说是发200元钱、鸡蛋才去的现场,后来听见有人喊“跪下”。“村里习俗是只有过年、上坟、拜寿等大事才下跪磕头。”他说。

下跪者中确有“稀里糊涂”的。2011年即拆房搬走的于志益(化名)租房在外村住,5月9日早晨他站在前面,突然听见于光之招呼说跪下,“旁边几十个人都跪了,我腿一软也稀里糊涂跟着跪下了。”

于志益说,跪下以后才回过味儿来,自己都觉得好笑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干什么要跪他?”他说,现场有个铲车,听说还有婚庆公司的人摄像。

谈判

条件都答应了,他也同意了,但他又反悔了

“我们是被逼无奈下跪。”6月3日上午,在偏凉子村村委会,村支书于茂源拿出文件材料和照片解释“下跪事件”。

曾做过20多年村支书的于茂源2009年因身体原因辞职,今年4月底重新当上村支书。

于茂源说,2011年偏凉子村85%村民同意拆迁方案拆了房子,“我们村拆迁安置方案与周边村相比算是最好的,保证每户有270平方米楼房,成人另加15平方米的面积,算下来每户至少三套房子。根据计划,2012年9月份首批房子就交房。

4月28日,上任伊始的于茂源就买了礼品去看望于普顺。论辈分,于茂源称呼于普顺为叔。于茂源称于普顺提出几个条件:安排二儿子到村委会工作、每月村委会给他开1000元的生活补助。此外,他的房子要按每平方米3500元赔偿,包括他1994年卖掉的旧房子及门脸房都要补偿。

“条件都答应了,他也同意了,但他又反悔了。”于茂源拿出了村委会盖章通过的决定,证明给于普顺每月补助1000元、安排他儿子到村委会工作都兑现,但他儿子只来了三天。

于茂源说:“开发商投入的资金早花完了,村里没钱。每年给村民租房补贴近200万元,钱都是借来的,将来只能用房子还,牺牲的是全体村民利益,割的是全村百姓的肉啊。”于茂源表示,再拖延久了,能不能保证每户三套房子也说不定了。除了村民租房补贴,还要给开发商违约赔偿。

“为给村民交代,村两委决定开现场会,让于普顺出面说说要求,让全村老少爷们儿评评理。”于茂源称,5月9日当天于普顺突然走了。“我没法向大家交代,只好为村民利益而跪,好让他们都有个家。”于茂源认为,全村百姓也是自愿下跪,“不是向于普顺一个人下跪,是向当时的4个钉子户的房子下跪。”

“照片上最前面跪着的人就是我。”于茂源拿出下跪场面的照片说,约400名村民基本都下跪了,在视频中站着的人是外村来围观的。

对于有人看到当时现场有专人摄像,有人喊“下跪下跪”,有人看到了“婚庆公司”的车等情况,于茂源称不清楚。至于200元钱和鸡蛋,于茂源解释是“给村民的租房补贴和福利”,而铲车是为“清理现场”。

去年被选为村委会主任的于普江说,5月8日晚开会布置现场会,他被安排“保护”于普顺,后来于普顺昏倒,他帮着送医院,具体下跪现场他没见到,事前他不知道有“下跪”这一出。

“我听说村支书和村民向钉子户下跪后感到震惊。那天不少村民找到街道办,他们裤子上都是泥,有的还哭了,说给钉子户下跪了。”潍坊市北关街道王浩行副书记表示,很多地方因为拆迁发生了流血冲突、恶性事件,而偏凉子村的两委成员保持克制,向钉子户下跪“确实不容易”。

拉锯

他们也放出风去:家里备好了汽油、烟花爆竹,谁来强拆就“以死相拼”

两年时光悄然而逝,进入今年6月,于普顺被彻底“孤立”了。不久前拆迁范围内尚有4户村民,“村民下跪”无疑是剂猛药,另两家于明正和于洪跃很快谈妥赔偿方案、签了协议,房子即将拆掉。

于普顺和大儿子于明源成为真正的“钉子户”:两人房子互为犄角,插满了国旗,外墙涂上“维权”标语。他们也放出风去:家里备好了汽油、烟花爆竹,谁来强拆就“以死相拼”。

猜您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