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在线首页

当前位置吉林在线 > 资讯 > 公益 > 正文
分享到: 0

魏伟:为打工仔维权的打工仔

吉林在线 来源: 网络整理 2013-08-05 14:45  浏览次数:83

魏伟:为打工仔维权的打工仔

魏伟在给打工者做培训。魏伟供图

做过搬运工、业务员,也试图创过业,均以失败告终,失业、欠薪、被骗……魏伟体味了打工者的各种辛酸曲折。“打工者为城市做出了贡献,当他们遇到困难和危险时,谁又来帮助他们呢?”

魏伟决定去做那个帮助他们的人,他专门为打工者开辟了一条打工互助热线,帮助他们解决各种困难。自此,这个来自河南的小伙儿,独自走上了为打工者维权的道路。

放弃创业建“打工互助热线”

1997年,魏伟来到北京。从工地的搬运工到广告公司的业务员,他什么都干过。两年下来,除了曲折、艰辛、无依无靠,他的记忆中,没有丝毫成功的喜悦,最窘迫时,身上只有两个钢镚儿。

1999年底,魏伟决定自己开餐厅,并在北京一家报纸上刊登了一条“共同创业”的招募信息,很快,得到了众多打工者的响应。“当时的预算是5万元,哪怕一个人50元,大家一起凑凑就可以实现愿望。”没过多久,魏伟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,由于缺乏信任,很多人并不愿意把钱交出来,而更多的只是希望找个工作。

“这样的需求是普遍的,我刚到北京时,也是这样想的。”魏伟很明白初到北京的打工者的茫然和急切,他决定放弃餐厅创业,尽自己所能,为他们提供帮助。

2000年5月1日,在海淀区新兴桥下的一间板房里,“小小鸟打工互助热线”(以下简称小小鸟)开通了。

开通初期,只有魏伟一个人在接听热线,最多时,一天有200多个热线电话,有时会持续到凌晨三四点,有找工作的、讨工钱的、租房的,还有倾诉的……

随着热线被人们所熟知,小小鸟逐渐有了志愿者,但房租和电话费依然落在魏伟一个人身上。

为了维持热线的正常运转,魏伟批发过香蕉、卖过油饼、摆过地摊……尽管如此,仍难以为继,他还经常找朋友借钱,有的朋友被魏伟借怕了,连电话都不敢接。

成立最初的5年,“小小鸟”先后搬了12次家,多次面临生存危机,魏伟都咬牙挺过来了。

魏伟的想法很简单,“只要我活着,小小鸟就能存在。”

“政府身份”助力讨薪维权

除了基本的找工作、租房等需求信息,魏伟还帮打工者“讨薪”。而这需要专业律师参与,于是,魏伟通过媒体招募志愿者,很多律师慕名而来。

2003年前,小小鸟一直没有正式身份,维权基本上处于“名不正言不顺”的尴尬状态,魏伟经常是和相熟的律师或记者一起去现场进行调解,但因“身份之困”,常感到底气不足,效果也有限。“有时还会一个人去维权,现在想想还后怕。”

2004年,“小小鸟”所在的东华门街道主动联系了魏伟,决定成立“小小鸟调解委员会”,魏伟兴奋不已,这意味着“小小鸟”不仅可以利用政府的身份来帮助调解,还有了自己专业的维权律师志愿者团队,维权上升了一个层次。

第一次拿着“身份”去维权是在大兴旧宫的一个服装厂。工人打电话说欠薪600元,魏伟去了现场,并说明了身份。对方很害怕,赶紧进去算账,十多分钟就把钱给工人了。

还有一次,魏伟带着律师去大兴服装厂为五六个工人讨薪,老板出去了一下,把警察找来了。在与警察说明身份和情况后,警察站在了魏伟这边,敦促老板结清工人工资,魏伟顺利地为工人们要到了工资。

自此,小小鸟在很多派出所都“挂了号”,警察一旦接到讨薪维权的电话,就会让工人们去找小小鸟。

小小鸟的维权流程一般是在接到打工者的来电、来访后,先通过电话调解,约有50%的案件可以解决;如果调解失败,工作人员会和志愿律师直接到现场调解,约有30%的案件通过现场解决;如果现场失败,小小鸟会指导打工者向劳动部门投诉,或由律师提供法律援助,进入诉讼程序。

“在调解失败的案例中,也会遇到证据不足、欠薪雇主消失等复杂情况,所以,一般的成功率也就在80%左右。”魏伟说。

欲推动解决无劳动合同现状

随着知名度的提升,更多的基金会、企业、驻华大使馆等找到魏伟,愿为“小小鸟”提供小额资助,这让魏伟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事情。

从2013年4月至今,魏伟和他的团队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8个城市,对上万名建筑工展开问卷调查。让魏伟没有想到的是,从反馈情况看,99%的建筑工人没有劳动合同。

签合同意味着要参加社保,承包方不想承担这个责任,同时,很多工人是包工头叫来的,包工头不是法人主体,没有资质签合同,工人们也没有这个意识,这就给了承包方很大的空子。

此外,在问卷调查期间,工人们反映最多的还有卫生、饮食、洗澡和工资不能及时发放的问题。

在北京的二十多个建筑工地中,多数夏天没有洗澡的条件;宿舍的卫生条件很差,工人们常被臭虫咬得浑身是包;工地生活区里卖假药;尽管工资待遇普遍提升,一般在3000-6000元,但往往半年或一年才能发放一次。

“建筑工地不应该成为血汗工地。”魏伟很痛心,他想买几个集装箱装上热水器,首先帮他们解决洗澡的问题。

中国有4000万建筑工人,缺失最基本的保障,以“小小鸟”的能力想帮助所有人是不可能的,所以,魏伟选择将这次的问卷调查结果形成报告向社会公布并通报政府,给政府部门做政策建议。

“只有让建筑公司来履行社会责任,成为建筑工人唯一法人主体,签订劳动合同,那么所有问题才能得到解决和保障。”魏伟说。

欢迎收听“腾讯公益”官方微信:

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;或在微信上搜索“腾讯公益”(英文ID:txgongyi)。

六小龄童:公益路上的行者

猜您喜欢的